010-82611156

伟博法律大讲堂第六讲 童之伟论道法权中心说


6月25日晚,武汉大学恢复法科教育40周年纪念学术活动之“伟博法律大讲堂”第六讲在法学院120报告厅刮起法理“小旋风”。著名宪法学家、中国法学会宪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童之伟教授应邀主讲。武汉大学法学院法理学教研室主任徐亚文教授,武汉大学人文社会科学杰出青年学者、“2011计划”司法文明协同创新中心首席科学家江国华教授出席与谈。武汉大学公益与发展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张万洪教授、武汉大学司法案例研究中心主任罗昆教授,以及校内外近两百名师生现场聆听了讲座。讲座由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武汉大学宪法与法治国家研究中心主任秦前红教授主持。
 
童之伟教授以“作为法现象解释体系的法权中心说”为题展开讲座。童之伟教授从法权中心说的渊源引入,结合该学说有关著述和相关论争指出,随着国家作用的扩大和权力现象的日益突出,以权利义务为核心的传统法理学说的诸多短板和解释盲点日益凸显。相较而言,法权中心说的突出价值表现在:一是能够为宪法学研究寻求更加有效的理论工具,二是可以实现从部门法理到法的一般理论的拓展,三是作为一种法学思想产品便于走向国际市场,四是有利于与西方法学在话语体系上实现衔接。
 
童之伟教授认为,如果从法的角度反映社会生活的内容,法权中心说能够通过“权”、“权力”、“权利”、“剩余权”、“法权”和“义务”等六个基本概念解释全部的法现象;如果从法的角度承载社会生活内容的形式,还可以增加“法律(或法)”作为第七个基本范畴。这意味着,法权中心说能够将古今中外全部财产内容、利益内容及它们的法律表现都纳入法学思维。
 
在此基础上,法权中心说产生出9个基础性命题:第一,权利和权力是法律世界中最重要、最常见、最基本的法现象;第二,法律生活最基本的矛盾是权利与权力的矛盾;第三,权利是个人利益和个人所有之财产的法律存在形式;第四,权力是公共利益和公共机关所有之财产的法律存在形式;第五,权利和权力既相互对立,又具有同一性,能够相互转化;第六,鉴于权利权力归根结底是一个可称为“法权”的统一体,因而它应成为法理学的独立分析单元;第七,权力、权利从而法权,都是经济过程的产物,其体量由相应的财产总量相适应;第八,权力、权利从而法权的体量都是历史地变化的,但在特定时间点上它们的量是恒定的,因此为了适应研究需要,短期内应假定其为常数;第九,法律关系的内容都是法权关系。
 
童之伟教授强调,法权中心说的基本概念和基本命题体现其已经形成了新的法现象解释体系的框架。作为法现象解释体系的法权中心说,主要有3大突出特点:一是源于法律生活实践并受其检验;二是以还原法律生活实践为基准,提升了权力的法学地位,相对降低了义务的法学地位;三是基于对一国全部法律作出了私法、公法和根本法(宪法)的三元分类。
 
这些突出特点决定了其在解释法现象的过程中具备一系列特有优势:一是在解释范围上能够全面覆盖私法、公法和根本法;二是消除了语义分析法学超逻辑强制、超学术强制的情况;三是可以对古今中外的各种法现象做动态的利益分析和财产分析;四是借助法权中心说可以从理论和逻辑上摆脱两极化的思维框架;五是为法学增添了一个能够大幅改善其学理功能的基本研究单位;六是从理论上揭示了法权结构平衡的一般规律,以及促成法权平衡对民主、法治建设的重要性;七是揭示了全部法现象的整体性,以及各类法现象之间的内在外在联系和相互影响;八是回答了权力、权利、法权、剩余权、义务等基本法现象的起源和归属的问题。
 
最后,童之伟教授还分别探讨了法权中心说在私法学、公法学和宪法学中应当如何展开,提出了实践私法学、实践公法学和实践宪法学等命题,并指出了它们各自可能面临的挑战和应对方案。
 

在与谈阶段,徐亚文教授回顾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国内学者关于法权中心说的探讨与争论,认为这种相互批判和在批判中学习的学术氛围值得我们发扬。徐亚文教授认为,童之伟教授对权利本位说和权利义务统一说等学说的批判,在逻辑和学理上十分深刻,但可能也存在诸如既批判语义分析学又运用此种方法等的问题,有必要在研究中更加注意“求同存异”。
 
 
江国华教授认为,童之伟教授倡导的法权中心说体现了中国特色和中国风格,能够实现与西方法学在话语体系上的衔接,也有利于真正解决中国问题。江国华教授结合法权分析方法解释了公共利益和个人利益之间的关系,指出在学术研究中应当融合不同学说观点的优势,从不同视角探讨问题的本质所在和解决方案。
 

在提问环节,童之伟教授回答了现场师生提出的法权中心说在党内法规研究领域如何应用,法权中心说是否能够真正实现法权结构平衡,以及法律三元分类法如何囊括合宪性审查等方面的问题。
 

秦前红教授主持讲座时对童之伟教授拨冗莅临“伟博法律大讲堂”表示感谢。秦前红教授指出,学术应当始终保持开放性和活跃性,来自不同视角的相互批判以及由此引发的广泛讨论,本身也是理论体系日臻完善的动力和社会发展进步的源泉。尽管当下中国的法现象多以权利义务学说解释及指导实践,但法权中心说对传统以权利义务为核心的法理学进行的批判性探讨,以及童之伟教授在其中所体现出的学术勇气、气度和智慧,是值得学界肯定和弘扬的。
 
 
讲座共持续两小时四十分钟,现场气氛始终轻松热烈,主讲人、与谈人和主持人言语平实幽默,现场不时爆发出阵阵掌声和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