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2611156

季卫东教授主讲“伟博法律大讲堂”第五讲


6月15日晚,武汉大学恢复法科教育40周年纪念学术活动·“伟博法律大讲堂”第五讲在法学院120报告厅举行,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上海交通大学人文社科资深教授、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季卫东教授应邀主讲。上海市“东方学者”特聘教授、华东政法大学国际金融法律学院冷静教授,西南政法大学行政法学院赵树坤教授出席与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武汉大学法学院院长冯果教授6月15日晚,武汉大学恢复法科教育40周年纪念学术活动·“伟博法律大讲堂”第五讲在法学院120报告厅举行,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上海交通大学人文社科资深教授、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季卫东教授应邀主讲。上海市“东方学者”特聘教授、华东政法大学国际金融法律学院冷静教授,西南政法大学行政法学院赵树坤教授出席与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武汉大学法学院院长冯果教授,武汉大学公益与发展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张万洪教授,日本国际交流基金北京日本文化中心副主任野口裕子女士,以及校内外近两百名师生现场聆听了讲座。讲座由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武汉大学宪法与法治国家研究中心主任秦前红教授主持。
 

季卫东教授以“人工智能网络时代的法与社会治理”为题展开讲座。季卫东教授从传统社会治理模式引入,结合“关系本位”、“差序格局”和“几何级数”等理论,指出传统社会治理主要表现为个体权力试行与关系网络围绕场域塑形的博弈。目前人们熟知的人工智能是在多次产业革命影响下逐渐产生的,主要表现为能够进行推理、学习以及自我改善等活动的数据处理系统,其本质是输入与输出之间的关系。季卫东教授认为,人工智能在中国司法改革过程中的应用依次表现为可视化案件流程管理、排除裁量权的电脑重刑和监督裁量权的数据铁笼等三个方面。在人工智能时代,大数据对司法权的变革产生了一系列重要影响,例如,为提升诉讼效率创造了条件,法官的身份特权被解构,审判主体实现再次二元化等。与此同时,也需要预防审判活动被计算机算法所支配,既有系统偏差值被大数据处理固定化,以及法律推理和法律议论的空洞化等人工智能技术司法应用可能引发的问题。

季卫东教授强调,人工智能、物联网等信息技术产物在为人们带来许多便利的同时,也伴随着巨大的风险。如何评价和管控这些风险,是人工智能网络化社会治理以及制度设计的核心问题。季卫东教授结合美国政府、欧洲议会、日本官方研究机构和各国产学研团体关于人工智能研发的原则、规则和相关政策的讨论,提出人工智能研发原则和政策共识至少应当包括九个方面:一是对国际通用的指针、标准和规格采取合作态度,二是技术的中立性和透明性,三是实现可控性,四是优先保护人的安全,五是保障信息的机密性,六是维护隐私权,七是坚持以人为本,八是保障客户的选择自由,九是落实问责。

季卫东教授认为,我国人工智能技术研发过程中应当遵循共享互信、个体尊严、民主参与、国际合作、相机治理、公开透明、双重规制、追踪制裁和预防响应等九大原则和实施方法。从法学研究角度而言,法律职业共同体必须关注人工智能生成物的归属问题、行为责任问题,供给人工智能自我学习的数据问题,现行制度在保护人工智能方面的缺陷,以及人工智能与行业法规的关系等与人工智能相关的主要法律问题。季卫东教授以“作为辅助手段和反馈系统的人工智能”作为结语,针对人工智能技术可能引发的诸多问题,呼吁有关方面应当尽快明确与法律相关的人工智能研发的原则、政策、伦理标准和指导方针,统一规格和形式并加强国际对话。

 

在与谈阶段,冷静教授结合《纽约客》杂志关于无人工厂的报道和贺建奎基因编辑事件指出,人工智能已经和可能对人们日常生活产生方方面面的影响,这是个人无法漠视、国家不能缺席的重大变革。在国家治理法治化的过程中,人工智能技术有利于政府实现精准治理,例如可适用于国家重要数据统计,建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等方面。但人工智能也可能导致数据泄露的危险,并且这很大程度上是因其蕴含着的巨大经济价值。因此,如何实现公权力运行和私权利保障的结合,应当是人工智能网络时代的社会治理必须面对的重要问题之一。
 

赵树坤教授认为,当我们谈到“人工智能网络时代的法与社会治理”的问题时,首先要定义“社会治理”和“人工智能”。人工智能的专业性意味着其主要被少数技术精英所掌握和决定。高科技特别是人工智能技术的运用,使人们从繁重的一般性劳动中解放出来,而当人工智能技术被普遍运用,人们参与劳动的机会越来越少,人的解放的道路是否就在某种程度上被堵塞或者至少狭窄化了?而弱人工智能和强人工智能在司法活动中也存在角色差异,后者很可能超越了“人工”的定义,故而人工智能的限度在何处也是人们需要深入思考的问题。

季卫东教授还回答了现场师生提出的是否存在“人类被人工智能所支配”的悖论,大数据社会治理与个人隐私保护的平衡等方面的提问。

 

冯果教授出席讲座时谈到,法学是以理性和人文价值判断为核心的社会科学学科,而非以数理逻辑为基础、以算法为表达形式的学科。法律人相较于人工智能技术及其产物,最大的优势就是人文情怀和价值判断。因此,相信法律职业非但不会被人工智能技术所支配甚至替代,相反,法律人还要更深入地思考人工智能技术的法律规制问题,把编辑算法、运用人工智能技术的人和事管住、管好。
 

秦前红教授主持讲座时对季卫东教授拨冗莅临“伟博法律大讲堂”开设精彩讲座表示感谢。秦前红教授指出,如何看待和解释人工智能和网络化对传统社会治理模式产生的巨大影响是当代法律人必须直面的问题,也是时代赋予法律人的重要使命。不同国度、不同职业、不同立场对人工智能和网络技术的理念差异值得我们关注,而如何将法律人独特的价值情怀蕴入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更值得我们细细思量。
 

讲座共持续两小时四十分钟,现场气氛始终轻松热烈。讲座结束后,季卫东教授等出席讲座的嘉宾一同合影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