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2611156

李伟民主任做客电台评述热点案件

“真功夫”餐饮品牌的logo功夫小黄人,因为酷似功夫明星李小龙,很容易让人认为是李小龙家人开的餐厅,但事实上和李小龙一点关系都没有。李小龙女儿起诉“真功夫”品牌,索赔两个亿。男子跳楼自杀,砸死了楼下两名高三女生。如此的横祸,谁来担责呢?
 
2019年12月29日,北京市伟博律师事务所李伟民主任和赵逸律师受邀参加北京广播电台《警法在线》节目直播,与主持人丹青老师共同探讨近期热点事件中的法律问题。
 
 
01
李小龙女儿起诉真功夫索赔2个亿!
网友惊了:一直以为是形象代言!
 
丹青: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北京新闻广播正在直播的《警法在线》,我是主持人丹青。我们首先来聚焦近日中国长安网和21世纪经济报道的报道。“真功夫”餐饮被李小龙女儿诉至上海二中院,纠纷的起因是“真功夫”餐饮品牌商标“功夫小黄人”和已故的功夫巨星李小龙在电影中的服饰和经典动作是如出一辙。信息显示,李小龙的女儿李香凝是李小龙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该公司要求“真功夫”立即停止使用李小龙形象,在媒体版面上连续90日澄清“真功夫”与李小龙无关,并请求法院判令“真功夫”赔偿其经济损失2.1亿元,以及维权的合理开支8.8万元。“真功夫”这三个字再加上酷似李小龙的这个图标,就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是李小龙家人开的餐饮。但事实上“真功夫”和李小龙一点关系都没有。资料显示,2004年“真功夫”启用了酷似李小龙的形象logo,同时配了“真功夫”三个字组成了它的商标,目前在全国有600多家连锁店。2016年公司发布了全新的品牌形象和品牌logo,但是主体图案仍然是一名展现中国功夫的男性形象,不过脸部描写更为模糊。早在2010年就有报道说,李香凝在美国已经陆续将她父亲的影片以及商标的所有权购买了回来,计划把这些资源重新进行整合,使李小龙成为全球的品牌。针对这一诉讼,“真功夫”则发布公告说,“真功夫”系列商标是商标局严格审查后授权的,已经使用了15年。“真功夫”认为自己没有侵权,也不会寻求庭外和解,2.1亿元的索赔额没有任何的事实和法律依据。那么,听众对“真功夫”品牌有着怎么样的印象,感觉它是不是侵权?我们也采访了部分听众,来听听采访录音。(略)
 
好,下面我们就请嘉宾来聊聊这个事件背后的一些法律问题,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是来自北京市伟博律师事务所主任李伟民。您好,李主任。目前没有看到起诉状,也没法确定李香凝是以什么样的理由来起诉了“真功夫”,那关于这个事件可能会涉及哪些方面的法律问题呢?
 
 
李伟民:主持人好,各位朋友好。虽然我们目前还没有看到诉讼的相关法律文书,但是也可以依据现有的新闻报道的一些客观事实和真实情况,依据相关的法律和政策做一个评析。从案件披露的线索来看的话,李香凝女士购买了与李小龙相关影片的著作权,还有相关的商标权,她可能也在相关领域注册了一些相关的商标,那么本案还涉及商标权问题。同时还可能涉及到影片当中的剧照,还有一些人物肖像的问题。还有如果让普通公众和消费者认为“真功夫”餐厅就是和李小龙存在某种天然的关系,就认为是李小龙他家人所开,那么这样的话就可能还涉及《反不正当竞争法》,这部法律也是调整正常的市场规律的法律,况且与知识产权法的关系非常紧密。所以说本案是一个非常疑难的法律问题。
 
 
丹青:那么,“真功夫”有没有权利使用这样酷似李小龙的商标呢?
 
 
李伟民:从目前看,“真功夫”的商标经过了向商标局申请,并且取得了相关文字商标和图形商标的注册专用权,这个商标在没有被宣告无效或者撤销的情况下是有效的。这涉及到行政法上的一个原则,叫“信赖利益保护原则”。“真功夫”依据相关的程序取得了行政机关的确权,取得了商标注册证书,那么在有效范围内,权利人有权行使相关的权利。
 
 
丹青:刚才听众也谈到了,说看了报道,这个商标已经是被商标行政部门批准了,那是不是就是合法的?那这里面有没有一个时效的问题?
 
 
李伟民:我们国家在商标确权当中,也是规定了很多的时效的。取得商标专用权后的有效期间是10年,10年后可以再进行续展,《商标法》对续展的次数没有限制。但是商标在申请注册后的公告期限内,利害关系人可以向国家商标管理部门提出异议程序。授予商标专用权的商标在连续三年期限内如果没有经过使用的话,利益相关方可以申请撤销该商标的商标专用权,简称“撤三”程序。在此之外,我们国家还有商标宣告无效程序。如果在商标申请当中,申请人侵犯了他人在先权,比如说用了他人的著作权、肖像权、外观专利等等,相关利益人可以在商标申请之日起5年内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宣告它无效。如果模仿的是驰名商标,并且存在恶意情况下,抢先注册了他人具有影响并且长期使用的商标则不受5年的限制。
 
 
丹青:如果品牌标志很酷似李小龙的形象,就算是侵犯肖像权了吗?
 
 
李伟民:这个问题非常复杂。《民法总则》规定了个人的人身权当中有隐私权、肖像权、名誉权等权利。在早期的相关司法解释和判例当中,认为以营利为目的的使用才构成侵犯肖像权。但是经过后来的司法实践发现,非营利性的使用也可能构成侵犯他人肖像权。因为肖像权是人身权,未经当事人同意是不能使用的,是否存在商业使用,不是认定侵犯肖像权的一个条件。
 
但是怎么来界定肖像权的范围,酷似到什么程度才能认为是侵权?相关法律是没做界定的,这也是我们司法实践当中的一个困境。侵犯了当事人的正面照、侧面照,是很容易认定为侵犯肖像权的。例如在前几年发生的赵本山的个人卡通形象侵权案,公众一眼就看出来是对一个名人的肖像进行了修改,作为一种卡通形象出现。但是如果是普通人的卡通形象,就很难形成对应关系,也就不构成侵犯肖像权。可以举个极端的例子,如果一个人的背影或是舞蹈动作被普通公众认为形成了唯一对应关系,那么这个背影或是舞蹈动作就具有唯一性。比如说杨丽萍的舞蹈形象,就没有人可以跳出和杨丽萍一样的舞蹈,也没有第二个人舞蹈动作的背影形象和杨丽萍一样,如果他人的logo设计或者商标跟杨丽萍的舞蹈的本人形象高度近似,也有可能是侵犯肖像权的。
 
但涉及到背影或者行为人对肖像做了一些变通处理的情况下,将是一种高难度的案例,要根据不同的案件、不同的情形来做具体分析。总之,判断是否侵犯肖像权,要比较这个人物的形象或者卡通形象跟本人的肖像之间的相似度,是否存在唯一对应关系。必须要形成唯一对应关系,才可能侵犯肖像权,不然不构成侵犯肖像权。
 
 
丹青:很多专业人士认为,李香凝这一方想要胜诉是有难度的,您这么认为吗?
 
 
李伟民:从目前来看确实有难度,李女士要证明的标准非常高,既要证明李小龙在相关的影视当中,或者在相关的活动当中,展示的个人形象与“真功夫”的logo有高度的近似性,并且要排除他人与“真功夫”的logo形成对应关系。如果别人也可以像李小龙那样的表演出来李小龙的表情或者动作,或者表演出“真功夫”的logo形象,那么这种情况下是不侵权的。因为功夫是中国文化传承的一部分,不排除他人可以表演一个和李小龙同样的功夫动作。所以李女士要证明涉案的这个“真功夫”的商标或者logo人物形象,要和李小龙在相关的摄影作品、美术作品、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或者舞蹈作品等作品中的形象高度近似,并且形成唯一对应关系。不然的话,法院认定为侵权还是非常困难的。我认为,依据著作权或者商标权来认定的情况下,是比较困难的。
 
 
02
男子跳楼自杀砸死两高三女生,
如此横祸,责任在谁?
 
 
丹青:这里是北京新闻广播正在直播的《警法在线》,我是丹青。我们来关注下面这个案件。男子跳楼自杀砸死楼下两名高三女生,如此横祸,责任在谁呢?来自近日《新京报》的报道,重庆的两名女孩从一个高层公寓下路过,楼上突然坠下一名男子,正好砸中了两个人,三个人都当场倒地昏迷,送医抢救之后都死亡了。警察经过勘查走访,排除了刑事案件,是男子跳楼自杀所致。两名无辜女生是准备参加艺考的女生,其中小张17岁,小霍是15岁。更不幸的是小张还是家中失独以后再生的孩子。小张的亲属说,孩子父亲是被背着去看孩子的遗体的。那么李律师,我们看到一些评论说法律可能不追究死者的刑事责任,而民事赔偿也只能从死者的遗产当中来扣除,如果没有遗产,死者家属是没有赔偿义务的,那谁来为孩子生命来负责呢?
 
 
李伟民:这也是一个新的社会问题,引起立法、司法的关注。在这个跳楼事件当中,要看两种情形:一种情形是自杀者本人已经去世,这种情况也是一个社会悲剧,这种情况下,根据我们国家法律规定,自然人的权利和义务是随着自然人主体的死亡而终止的。根据刑法理论,如果行为人是故意跳下去把别人砸死,想拉几个垫背的,这种情况下,可以定故意杀人罪或者故意伤害罪,或者可以定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如果属于无意状态下,造成其他人伤亡,可能要定过失致人死亡罪,但是由于行为人已经死亡,所以无法追究他的刑事责任。但是如果他个人有财产作为遗产,是要给受害人做一些赔偿的。这种情况下,如果有继承人,继承人在继承遗产的范围内,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如果说这个跳楼的人是精神病人或者是未成年人,这时候就存在法定监护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如果监护人没有尽到监管责任,被监护人对他人造成损害的,监护人就要承担赔偿责任。另一种情形是如果行为人没有死亡,情况也很复杂。他本人就要承担相应刑事责任,还有刑事附带民事赔偿。
 
 
丹青:抛开未成年人或者精神病人范畴,一个正常人跳楼自杀砸死了两个无辜的孩子,他的家人总得赔偿一些,您认为呢?
 
 
李伟民:是这样的,一些国家建立了相关的高空抛物或者意外事件的社会救助基金,我们国家也在探索,未来肯定能建立相关保障。我们国家在民事法律当中有高空抛物侵权的相关规定,在未来随着社会发展也会建立相应的赔偿机制或者救助基金。这样能减少受害人的损失并给予安抚,同时也是减少社会矛盾的一个方法。
 
 
丹青:现在很多网友认为这两个孩子非常无辜,就这么死了,如果这个跳楼人还没有遗产,感觉这是很不公平的。刚才您也介绍了,我们现在正探索一些保险方式,一些其他的救助方式。
 
 
李伟民:是的,除了这些救助方式和保险方式,我们国家也正在对相应的法律制度进行调整。让住同一栋楼的无辜的人来承担高空抛物侵权的连带责任赔偿,明显属于加重责任,随着社会发展会造成明显不公平。最高法院最近颁布了新的司法解释,对高空抛物造成人身损害的刑事责任问题也做了一些规定。加大了对在高空抛物中存在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行为人对他人造成损害的惩罚力度,这将逐步减少该类现象的发生,也能减少受害人得不到救助的情况发生。
 
 
丹青:好,以上就是今天的《警法在线》,感谢您的收听,也感谢现场嘉宾,来自北京市伟博律师事务所主任李伟民。也欢迎听众朋友到各大手机应用商店来下载北京电台的官方客户端“听听FM”,来收听本期节目回放以及其他精彩内容。我是丹青,明天同一时间,我们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