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2611156

李伟民主任在《人民政协报》撰文

北京市伟博律师事务所李伟民主任在《人民政协报》撰文“社会需要法度 更加需要温度”,对山西地方社保局三次不予认定90后青年教师加班猝死为工伤给出专业解读。
 

社会需要法度 更需要温度

文\李伟民
2019-08-20期12版
 
近期,山西省运城市稷山县小学教师段晓康加班用餐时猝死,其家属先后4次向当地县人社局申请认定其为工伤,县人社局均以非工作时间和非工作岗位为由不予认定。据最新消息,县人社局已于2019年8月9日根据《工伤保险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重新认定段晓康为工伤。
 
国务院于2003年4月27日发布《条例》,该《条例》的立法目的一是体现人文关怀,保障工伤职工的救治权和经济补偿权,安抚劳动者及其家属;二是促进工伤预防与职业康复,优化整个社会的用工环境;三是减轻用人单位的用人压力,分散用人单位的工伤风险。由此看来,《条例》的社会意义十分重大。
 
但稷山县人社局对相关工伤保险条例的理解过于僵化。随着信息社会的发展和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上班的含义逐渐多样化,劳动者不再像传统经济那样必须按时到单位工作才叫上班,工作时间和地点也在不断地变化。工作时间超越了传统的“朝九晚五”,工作地点不局限于办公场所,因为员工能随时接受单位指令,在任何地点通过手机、电脑等都能完成工作,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的范围不断延伸、拓展。因此,我们应该对《条例》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的合理范围应该进行扩大,这也是对立法本意的人性化解释。
 
此外,最高人民法院在审理同类型案件过程当中,已在法律范围内结合合理的人文关怀,通过相关判例和司法解释,对《条例》“上班时间”和“上班地点”的范围进行完善,例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将“上下班途中”纳入工作的时间和范围,并对“上下班途中”各种情形予以明确。也就是说,一旦员工接受单位的工作指令,不论在家里、在上下班途中或者其他地点,只要是为了完成工作,都应该属于工作时间范围内,都适用《条例》的规定。
 
稷山县人社局之前的认定是错误的,浪费了司法资源,曲解了《条例》的立法本意。该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引起社会高度关注。在经过数次行政复议和法院撤销稷山县人社局之认定后,稷山县人社局最终将段晓康的死亡认定为工伤,这对其家属是一种安抚,对社会是一个交代。
 
随着社会文明的高度发展,我们的法律制度应更趋于人性化。无论是司法机关,还是行政机关,在具体办案过程中,都应追求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高度统一。毕竟,社会需要法度,也需要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