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2611156

全面禁食野生动物是人类文明的需求

 

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此决定因应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从根本上改变了我国野生动物保护和利用的法律规范。北京市伟博律师事务所李伟民主任长期关注动物保护方面的相关立法进程,亲身参与动物保护的相关公益活动,在多个场合为动物保护发声。今天,李伟民主任再次向全社会呼吁:全面禁食野生动物是人类文明的需求!

 


 

全面禁食野生动物是人类文明的需求

 

北京市伟博律师事务所

李伟民 主任

 

突如其来的冠状病毒引起了社会的恐慌,社会秩序陷入了尴尬的境地,几千人为此丧生,社会发展遭受重创。我们痛定思痛,还要好好活着,我们要反思,诡异的病毒到底来自于哪里?在科技高度发展的今天,我们科学家无数论文已经在世界顶级刊物上发表,早已经研究了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排序,已经知道新型冠状病毒的致病机理,甚至,早在2015年前后,我国顶级病毒研究机构已经和国外机构合作,可以人为改变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排序,可以让本来与人相处相安无事,不会传染人的病毒达到动物传人的效果,竟然向全世界公开研究成果。[1] 细思极恐,科技伦理被科学家选择性遗忘?难道就不怕这样的研究成果被别有用心的人和机构使用,作为残害人类的犯罪工具?

 

我们至今还没有找到原始的传染源,处于各种猜疑之中,在寻找病源的过程中,华南海鲜市场、中华菊头蝠、穿山甲等野生动物进入了公众的视线。我们再一次反思人类的行为,我们怎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2003年SARS果子狸的阴影仍然笼罩,公众呼吁多年,为动物保护立法一直未列入议事日程。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的肆虐,是自然对人类贪婪行为的疯狂报复,保护自然,保护动物,也是保护我们人类自己。

 

回想多年前,我与环境保护、动物保护领域资深专家一起举行了多起论坛、专家论证会,追随曹明德、常纪文等知名学者,我也恶补了环境保护、生物保护方面的知识,研究了国内外动物保护立法的发展历程。[2] 我与香港导演尔冬升一起发起了很多公益活动,抵制玉林狗肉节,叫停牡丹江狗肉屠宰规程,申请地方政府信息公开和发起有关诉讼。[3] 再次,要感谢刘桂明总编和其他媒体朋友对我们公益活动的支持。[4] 在这里也要感谢为推进中国动物保护立法活动作出贡献的各行各业的朋友,在动物保护活动中,也结识了来自不同行业的朋友,他们的执着和坚持让人感动,她们对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有独特的理解和看法。

 

我深深知道,在中国做动物保护工作非常不容易,到有些地方,朋友会出于好意,用平时吃不到的动物肉招待,你多谈动物保护会显得非常尴尬。平时要接受各种质疑,“人的权利还没有保护好,怎么谈狗权?”,“特种鱼是不是野生动物?”,“牛能吃,为什么狗不能吃?”,“人和动物怎能一样?”,有时候真是众口难辨,你给举国外动物保护立法的发展,他会说“与我国国情不符”,你给他讲香港和台湾地区动物保护的立法动态,他们会装作听不见。[5]

 

在人们对野生动物的猎奇心态作祟下,野生动物大张旗鼓的进入了公众的餐桌,有人把吃野味作为身份的和地位的象征,早在《刑法修正案》中,把猎杀、贩卖、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制品的行为列入刑事责任打击范围,但是关于“是否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一直处于争议中,我曾经在北京广播电台的直播节目中说过,其实根据刑法修正案的精神,吃野生动物也是法律所禁止的。因为不管贪吃的嘴,就管不住贩卖和猎杀的手。

 

我们的民事法律里,“动物是物”,正因为动物的物化处理,不可能树立强的动物保护意识,正因为动物是人的财产,那么“吃动物就是个人自由”,具有正当性。所以,我只能妥协我的观点,在自己家吃未经过《食品安全法》规定规程检疫的肉食品(包括野生动物和狗猫)属于“个人自由”,遵循“法无禁止皆可为”,但是把未经检疫的肉食品进行商业售卖,则要遵守“法无授权不可为”的原则,未经检疫的肉食品当然不能食用。我们国家没有关于野生动物肉食品检疫的规程,无法检疫,当然无法食用。本人是坚决反对对野生动物进行人工繁殖和饲养,再行商业化利用的做法。我个人观点,非因物种繁殖繁衍需要,不得进行人工繁殖和驯养,因为,一旦开这个口,会加速野生物种的灭亡,其中道理很简单,执法将很难区分,反而加剧保护的难度。

 

我们也看到,在学界,也没有达成“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共识,也未形成如打击毒品犯罪一样严厉的共识,我们应该参照打击毒品犯罪一样,把整个关于野生动物的产业链都列入刑事打击的范围,并且提高相应刑期。

 

 

 

让人庆幸的是,在重大疫情的反思中,我们迎来了对《野生动物保护法》的修改,但是修法谈何容易,利益博弈激烈,需要时间让公众接受。2月24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举行闭幕会。会议表决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

 

这个决定非常及时,我们距离统一《动物保护法》或者《动物福利法》出台似乎又近了许多。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们的《民法典》也参照德国《民法典》的规定,明确规定“动物不是物,适用特别法律保护”。相信随着该《决定》的颁布,“食用野生动物”不再是“爱好”和“陋习”,而是违法或者犯罪行为。

 

第一、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保护法和其他有关法律明确禁止食用的野生动物。

 

第二、全面禁止食用国家保护的“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以及其他陆生野生动物,包括人工繁育、人工饲养的陆生野生动物。

 

第三、对违反现行法律规定和《决定》新增加的违法行为的,在现行法律基础上加重处罚。

 

第四、鱼类等水生野生动物不列入禁食范围,多数海鲜可以放心食用。

 

第五、比较常见的家畜家禽(如猪、牛、羊、鸡、鸭、鹅等),属于“经济性动物”,还有一些动物(如兔、鸽等)的人工养殖利用时技术成熟、管理成熟的,按照《决定》的规定,这些列入畜牧法规定的“畜禽遗传资源目录”的动物,也属于家畜家禽。对于该类家畜家禽依照《畜牧法》、《动物防疫法》、《食品安全法》等法律法规,经过“依法检疫”,作为食材。

 

第六、加强对“食用”产业链的管理。《野生动物保护法》和其他有关法律明确禁止猎捕、交易、运输野生动物的,必须严格禁止。全面禁止以食用为目的的猎捕、交易、运输在野外环境自然生长繁殖的陆生野生动物的行为。规定严格的法律责任,加大执法力度。

 

疫情血的教训,国家会加快生物保护方面相关立法进程,《野生动物保护法》、《食品安全法》等法律的会尽快完善,同时《生物安全法》也会早日面世。相信,我们不会第三次踏进同样的河流。善待生命,等于善待人类自己。

 

 

 

注释:

[1] Menachery, V., Yount, B., Debbink, K. et al. 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Nat Med 21, 1508–1513 (2015). https://doi.org/10.1038/nm.3985

[2] 毛立军. 《叫停犬只“私屠乱宰”立法要加速》. 人民政协报. 2015-06-02期12版

[3] 吴亚雄. 《赵薇杨幂冯绍峰等众星抵制狗肉节 不求点赞只转发》. 人民网. 2014年05月04日

[4] 《“玉林狗肉节”制度反思研讨会举行》. 新浪网. 2014-06-17

[5] 一虎一席谈:狗肉节是不是舌尖上的罪恶.凤凰卫视.2014年06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