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2611156

浅谈跨学科从事律师工作的优势与不足

 

 

北京市伟博律师事务所拥有10余位博士,建立了先进的管理体制和以专业化团队为主体的作业模式。伟博律所的成员来自五湖四海,伟博团队在工作中分工负责,密切协作,与多家大型企业集团、专业机构及政府部门建立良好合作关系,已成为一家扎根于中国并面向国际化发展的综合性律师事务所。

 

今天向大家推送的文章来自具有金融学专业背景的赵洁实习律师。她有丰富的企业管理经验,并从事过高校行政工作,实习期间在民商事纠纷、劳动争议、商标权纠纷等方面协助主办律师开展大量工作,获得客户一致好评。她从自身经历出发,总结跨学科从事律师工作的优势与不足。相信她的文章不仅是对自己的总结,也能对各位读者有所启发。

 

浅谈跨学科从事律师工作

的优势与不足

北京市伟博律师事务所

赵洁 实习律师

 

 

引言

 

中国,自古为尚德尚法的礼仪之邦。当我们新时代法律人因循前人足迹,穿过氤氲而浩瀚的中国法制史云雾,亲手拓印下铸造千年的刑鼎铭文时,会对“法律是治国之重器,良法是善治的前提”作新的诠释。

 

新中国成立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经过各方面坚持不懈的共同努力,我国立法工作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1982年通过了现行宪法,之后又根据客观形势的发展需要,先后通过了五个宪法修正案。截至2010年底,我国已制定现行有效法律236件、行政法规690多件、地方性法规8600多件。目前,涵盖社会各个方面的法律部门已经建立,相应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已经制定,法律体系内部总体做到了科学和谐统一。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时代要求,结构内在统一而又多层次的国情要求,继承了中国法制文化优秀传统和借鉴人类法制文明成果的文化要求以及动态、开放、与时俱进的发展要求。

 

中国法治建设的快速发展,国家制度上和政策上的良好保障,使得更多的法学新人前赴后继,有机会投身于我们社会主义新时代的法治社会建设的洪流中。其中,既有来自各法学院校的莘莘学子,也有来自非法学专业、由于热爱而投身法律行业的“局外人”。

 

 

一、跨学科从事律师工作的优势

 

 

01

修正与融合

法律,是一门社会学科,是一门严谨的艺术。高度凝练的法律语言和西方“舶来品”的诸多学说,需要从业者具有充分的社会历练和人生智慧,既有胆识也要充分思虑。

无论是否具有法学背景,大家既然同是选择了律师职业,就是“与子同袍”的“同道中人”了。

 

律师作为一种职业,不是学科分类。单单用年少懵懂时所选的四年专业就区分人生职业是否匹配,是不甚科学的。学校阶段、法律职业资格考试阶段所掌握的许多知识,在律师事务所工作的过程中往往不是直接应用到。法律职业对从业者的通用性要求高,就是所谓的“综合素质”要求,较之其他行业可能更高一些。从事法律职业时,特别是律师在办理受托案件时,自信心、责任感、沟通能力等,都与其个人性格、工作环境、价值取向等因素息息相关。

 

02

发展与创新

初入律师行业,作为新人面临的挑战必然很多。非法学教育背景的法律人,如果试图想成为一名合格的法律人,也必然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从起草一份律师函、接待一位法律援助案件的当事人,到配合团队业务分工协作,再到与公安、检察院、法院的案件相关人员沟通,集团业务谈判等,都可谓知微见著。你所参与的每一个个案,都是自己亲手书写的职业经历“教科书”,当然,期间也必然夹杂了很多“反面教材”,供人自省。

 

从事与法律相关的职业,特别是律师行业,具备良好的法律思维非常重要。良好的法律思维非一朝之功,即使通过现行法学的本科教育、通过法律职业资格考试,也并不意味就能成为优秀的律师。律师行业更强调实务性,但凡有所成就的“大咖”律师,面对棘手的案件、对手的挑战时,看似下意识做出的行动和对策,其实都是多年历练的智慧结晶。

 

跨学科的律师在处理案件时,如果在保有充分的法律思维和对涉案相关法律法规充分掌握的情况下,更有可能基于自身的原有专业,对相关的案件有更好的理解和全局的把握,从而得出更加贴近实际且行之有效的办案思路。因此,有着诸如医学、建筑、外语、经济、金融类教育背景的“非法学”,更有利于与法学专业结合,并以原有专业为导向,发展专业的法律业务方向。这也是与律所专业化发展的大方向是一致的。

 

医学类教育背景的法律人对医疗纠纷类案件,建筑专业背景的法律人对建筑承包施工类案件有着当然的办案优势,外语专业与与日俱增的涉外纠纷类案件更是完美融合,经济类、金融类专业的法律人对时下投融资行为、金融借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类型案件更有办案的信心。这不得不说是一种优势、更是法律服务专业化的必然趋势。

 

时下炙手可热的“双证律师”,就是大量具有工科背景的人才,进军法律服务行业的一个例子。他们同时持有专利代理人证书和律师证,对一些传统法学专业出身律师望尘莫及而市场业务逐渐增多的专利侵权纠纷类案件,在涉及到机械电子、信息通信、生物医药等十分专业的知识时,对接处理会更加得心应手,是典型的复合型法律人才。

 

所以,非法学专业的律师的从业之路更是机遇与挑战并存。只有在细分市场需求的基础上充分结合自己的专业,良性发挥复合型学科在处理案件中的独到优势,最终实现法律服务差异化竞争,创造出自身特有的专业价值。

 

当下,《精英律师》、《决胜法庭》等有关律师行业题材的热播剧,盛行坊间,也从侧面激发了人们对这个行业的兴趣和话题。行业的关注度高了,业务领域的水准是否能达到客户所期待的,甚至律师能够提供超越客户预期的法律服务,都是我们每一位法律人的每日“必修课”。

 

 

 

 

二、跨学科从事律师工作的劣势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俗话说“隔行如隔山”,非法学专业毕业生要想成为法律“专”业的人士,必须面对更多困难。首先,由于没有法学专业教育背景,在开始开展业务时,客户、同行甚至律所对你专业度的质疑不可避免,这也是非法学专业律师职业生涯初期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其次,由于没有接受过专业法学教育和系统的法学思维训练,非法学专业律师可能存在法律思维与法律逻辑的欠缺。办理案件时,可能不能针对事实很好的总结和归纳案情的前因后果,从而无法精准梗概出案件焦点。

 

另外,作为社会科学中的“金字塔顶”专业,法学学科门类多、范围广、理论深、新旧理论及专业知识的更迭快,进入门槛很高,非法学专业人士很难通过自学进入该领域。仅仅一个入门级的全国范围的法律职业资格考试,都会涉及到15门学科法、358万字的教材、290多个司法解释、150万字的真题、700万字的基础阅读材料等内容,堪称超越人类记忆极限,甚至有了“天下第一考”的美誉。以上种种情形,使很多心怀“法学梦”的非法学专业人士心生畏惧,有高不可攀之感,难怪坊间有“劝人学法,千刀万剐”的说法。看来,若非真爱,也是轻易入不得此“法门”的。

 

自国家法律职业资格考试改革以来,非法学从事法律行业的门槛日益提高,非法学专业的考生要求具备法律硕士及以上学历、学位的才有资格报考。从这一点来说,对“非法学”法律人无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然而,此举也利于扭转之前对“非法本”即“非专业”的刻板印象。

 

因此,只有顺应司法改革发展的大方向,积极提升自我,才能使跨专业法律人专业信任度严重的“劣势”转化为复合型人才的足够“优势”,才是王道。

 

在中国,本科阶段的法学教育往往是“通识教育”,不分具体专业,全面学习各个基础法律。在美国,本科阶段是不设立法学院的。从这一点,似乎可以给非法学专业所谓的“半路出家”的“法学僧”们一些信心—瞧瞧,美国的律师们可都是些“非法本”哦!但个人认为,这只是类似于“看山是山”的一种对中、美两国法学教育差距的初级认知的错觉。美国的“法学僧”必须是在各个领域的大学本科阶段已经对社会和行业有了一定的了解,在通常是头脑最活跃的年龄进入法学院深造。诚然,美国的法学教育体系有其独特的学科设置和教育目的,这是与其自身社会、经济发展乃至英美法系的特点相适应的。美国法律无疑是世界上最完善、最成熟的法律体系之一,其初级法律学历教育被定位在大学本科教育之后的研究生教育阶段,并基于判例法制度而通常采用以案例为主的教学模式,这一切都是以培养的人才今后以法律为职业为目标的。这与我国法学教育与法律职业严重脱节的现状形成了鲜明对比。

 

由于我国在制度设计上法学教育与法律职业存在割裂,缺乏法学教育与司法考试制度之间的有效衔接机制,许多法学专业毕业生不能进入法律职业。但同时,一些通过自身努力通过了法律职业资格考试的非法学专业的人员,反而有机会进入法律服务的行业中来,部分甚至有所成就。

 

目前,法学教育中缺乏系统的比较法,缺乏国际化视野问题,同时,伴随着法学院和在校生的数量扩大,法学教育出现大众化的趋势,由此出现法学人才国际性、复合型、应用性不强等问题。随着中国法学教育的改革进程,中国的法学院正从技能培养到发挥更为重要的社会功能的作用的转变,法律人才的培养也更突出特色化和多元化的特点。

 

在这种新时代法治中国的发展大背景下,必然会唤醒更多“非法学”专业背景可造之材的法治中国梦。

 

 

三、结语

 

笔者才思浅陋,无知无畏地粗浅放言人才济济的精英律师行业,也希望每一个已被行动点亮法律职业梦想的年轻人,不被世俗的认知打上“烙印”,不为冲动的选择感到懊悔。用一生的坚持,守候属于自己的“夏花”,静待绚烂。

 

如果花还没开,再等等,也许花期就在明天……